或許是去年沒有過年吧?

我已經忘記了不期待新年的理由,但是

昨晚我又發現了。

不就是父母親吵架咯,難不成才父母吵架的時候你能嘻嘻哈哈,當作若無其事的?

可以這樣理解

假如我期待新年,就是期待父母吵架的意思

已經分多年了,每年的過年怎樣都會吵一次才算過年的。

要不然好像渾身不自在(不自在的人是我)

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或許,我每年過年已經鑄下了父母吵架這個環節

正因為是父母吵架,有時我甚至覺得慶幸

慶幸我人身在吉隆坡,身在實兆遠,還是身在營內的之類的

就是不要再家里成為冷戰下的災民

無奈

 

昨晚這件事又發生了

應該算是一件小事(我沒結過婚,不便發言)

也可以說是憤怒早已累積

就在昨晚開始爆發了

雙方都變得很僵,請問

這時候的我是應該擺個什么臉來應付他們?

昨晚還是拜天公的日子,我心中的興奮早被這場災難給摧垮了。

留下的是什么?一個要笑卻笑不起的我

直到今天還是這樣

 

突然又有種慶幸的感覺

因為我今天要上實兆遠了,不必再應對這種無謂的冷戰

這種心態要得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rrard540 的頭像
gerrard540

"吃力"的吃力事

gerrard5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卿沛
  • 大人们吵架的事情还是少插手较好,小孩不易插手...
  • 我就是不插手,所以才慶幸在實兆遠讀書啊..

    gerrard540 於 2009/02/07 15: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