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于又回來了。首先是我終于又回來了培訓營,其次就是我終于回來了這里。自上次考試以來,有整整一個月半是沒有動靜的部落,現在想寫還有點力不從心。實在不能再讓這里荒蕪下去!因此重出江湖,再次打鍵盤!

今年已是第26屆的培訓營,開始時就很想回來這個培訓營的了,不料身邊的朋友都表態他們不想回來,看來大家是各有各忙的啦!所幸家誠還是有回來,不然實在是找不到伴來玩,就悶慌了。

今年听说是学记队改革年,很多东西都统一了,最明显的就是培训营的主题——奉献。这也意味着前几年那些生涩难懂的主题将告一段落,听说接下来几年的培训营主题都已经设定好了。看来在学记改革里,最明显的就是这个地方。其他的什么活动不超过四个等等的,已经不关我事了。

今年一起癫的朋友主要是像去年一样,但是也注入了很多24届的新学记的新血,大家就是这样继续癫下去,大家嘻嘻哈哈的,别人看到还真的以为我们癫的。

第一天,搭了薇的车和勤还有怡一起上怡保。万华二校学校算是一所很大型的学校啊,而且是刚刚兴建的,所以有很多cctv在监视我们,尤其是接近办公室的地方,更是抬头就可望到。

一下车就见到了家诚在门口等新学记,一看见他就开始哈拉起来。之后看到挑食猪元老——谭丝琪还有长豪等等,还有24届的子君和建朝,直到25届的学 记都有。来到这里才发觉2122届的学记少的可怜。尤其是21届的,就只有家诚回来,而我这届也就只有我和益铭两人回来过夜罢了。难怪家诚一直说他明年 不想回来。其实现在回来也不想以前一样了,以前会比较投入在活动里面,但是最近好像都是跟朋友聚会还差不多,谈到活动的都是由于心而力不足。虽然是有参 与,但是已经很少骂人了,就连自己当年负责的领唱也鲜少加入。该不会是心渐渐冷淡了吧?

当然,回来还是有很多东西做的,要不然我们就不会每天都到3点多4点才睡觉,甚至有一天是通宵的。最多的就是吹水,大伙中说出一个话题,就可以慢慢 延伸下去,尤其是在护理总站,更是吹水总站。所有旧学记都可以在这里哈拉。当然,哈啦的东西都是往年培训营的趣事,因此吸收最多培训营趣事的就是护理组的 组员啦!

这几天的活动虽然是有参与,但是都有很少感触罢了,我想是我不够投入的关系啦...

第一天的过站游戏,一开始原本是说要大开杀戒的,怎知道营员以来,除了骂一些比较基本的东西之外,那些长篇大论的经文都没出到,或许是骂厌了 吧!当天晚上,大伙出外挤车去喝茶,聊到1点半方罢休。回到来原本是想去洗澡的,不料去到了食堂,又见到营主任,结果又听他说故事。说完了才去洗澡,最后 在选定在子君的私人基地——电脑室入眠。

第二天早上进行旧学记自我介绍,22届就只有我和益铭。其实很怕进入这个环节,因为不懂要怎样如何炒热气氛,不然冷场会搞到我们形象受损的,结果我 们唱了当年培训营的营歌给营员們听。说起来我们也很久没唱了,已经不知是几年的事情了,所幸我和益铭都还会唱!之后下午是模拟采访,子策叫我去设计广告, 惟广告不能涉及色情与暴力,或许是他们吸取了去年的经验吧?那个避孕套广告...当然,还是有一些新鲜的广告啦!如国王的手表(只有智者才看得到的手 表)、垃圾乳酸饮品(以减少世界垃圾为主,加工制成的垃圾加工品)、染发剂(每星期变一种颜色,具期待感)、抹地水(地板的颜色,随着气候与湿度转变)、 减肥药(使用chemical reaction的原理把脂肪抽干)等等。晚上的虚拟人生,更是无聊,因为是没有线索的站,所以我们只好撒谎,惟我们的理论太牵强,以至于很多人都不理我 们。但是乱乱叫校长为老姑婆很爽啊!當晚也是在外面喝茶聊天,回來的時候在看見營員從午夜法庭回去,不久又突然來一個突擊采訪,全部剛剛要入眠的營員 突然間又被吵醒要去采訪。工委在表演,營員也只好一起折騰。說實在的我看不出里頭有什么實在意義,什么記者遇到紧急事件的时候就算睡觉也要起来采访,难道 他们已经忘了已经有值夜班的记者了吗?

第三天睡的很晚,一起来就见到谢俊斌在厕所灌水球,就哈拉了几句。也没有什么重要事件,直到下午的体能训练,但是今年的体能训练我几乎是没有骂到人 啊!因为我没有必要骂人,已经有人撑场了,结果就跟素宁在闹,有人叫营员来找她问她脚底下写了什么字,这种怪问题简直就是挑战我们旧学记的笑点,还好我不 至于这样快被打败,反观素宁已经笑到不能停了!无奈...就这样到了玩水球,我也延续一贯的作风——做旁观者,直到有营员生病了才跟着建朝一起进护理总站 陪他。那天晚上的分享会,显到全部人都想睡觉了。结果又去外面喝茶透气,要到3点了才回来,竟看见营员才刚刚被脱身。只能说他们的毅力实在是很强,结果不 知道是谁提议的去闯营员宿舍,结果一进男营员宿舍,大伙都闹救命啊!那个地方散发着几十双穿了好几天的袜子还有包鞋,简直就是臭气熏天!被家诚评为腌咸 鱼的地方就是这里了,而且是你一进去还有一股热气涌出来的那种;所幸,女营员宿舍没那么严重,不像男营员战斗力那么恐怖。之后大伙在谈歌曲等等的, 之后又转移阵地去找茗伟那里聊天。就这样大家聊到6点多,知道我顶不顺了才回去睡觉,也完全忘记了茗伟交代我做的事,所幸到最后也不用我看场。

第四天实在是没什么重要的,最值得一提的也就只是建朝哭罢了咯...

主要的东西也就只有这些罢了啦!毕竟有些事情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了,在这个营里最重要的就是和一班朋友见面。

家诚,每年你都回来,也就因为你回来,才造就了我也回来的动力。

长豪,丝琪,芝林,素宁,洁莹,淑莲,大家都回来一起癫啊!有机会再回来癫过啦!

子君,建朝,24届里面跟你们是最熟的了,不断的在吹水,一直制造话题,几好玩咯!

锦辉,练练,希望在明年可以把你们两个的样子分出来。

凯严,也希望我能记好你的名字,还有慢慢享受你的国民服务啊!

25届的美美女纪律,小P,许许,护理帅哥,还有一个眼睛没有睡醒的stan ho,老姑婆,看来今年认识的人还算多啦!

还有,佳敏啊!还以为你没有回来的啦,没想到你还是回来啊!高兴死了!呜呼~~

 

当然还有很多东西是说不完的,这些东西现在不说,就当作风吹掉吧!

但是还是要记得谁是圆圆的和瘦瘦的,不然明年人家问起时又忘记了...

 

吃力断断续续从1225日写至17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rrard540 的頭像
gerrard540

"吃力"的吃力事

gerrard5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rincess2nic
  • 540,今年我若没有发生意外,我一定会去,不会让旧学记介绍时就只有你和益铭这么尴尬的现象发生。
    ^.^
  • 还好啦!那天最少人的是21届,因为就连唯一回来的人都不肯露脸...要回来啊...可是今年我也不能肯定能不能回来啊,主要是太多变数了...当然,能回来是最好...

    gerrard540 於 2010/01/13 01: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