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奇想

来到工大之后好像每个星期都有出来玩,不知是件好事还是坏事,进了大学,玩的本性还是没有被去除掉,不禁想到将来的我是否还那么幼稚,那么贪玩。就大概说下在这里的出外行程吧!第一个星期,跟朋友到sutera mall之后参加pork dinner。第二个星期则全体到ulu tiramAkrab’10生活营,晚上还去Jusco麦记。第三个星期跟佛学去新山一日游,上个星期又和家诚去峇株玩。

            峇株这计划其实是在全国营的时候就开始萌发的想法。因为当时家诚已下到新加坡,而我也已经到新山来念书,其次在全国营的时候也认识了几个柔佛区学记,得知他们即将在峇株举行生活营。相信就在当时留下了伏笔,为我们此次的行程成为现实。虽说如此,但由于分隔两岸(算是两国),家诚难以与我联系,直到要出发的前一个星期,家诚再一次向我确认,问我当天是否得空,并决定了出发的时间,也就是当天的早上启程到峇株。决定之后,还很高兴的,主要原因是可以出去很远的地方玩了,呜呼!峇株离新山有百多公里叻!感觉上就好像出远门一样,不知不觉又有了一阵莫名的兴奋感。嘿嘿!就像是《海贼王》里路飞常常提到的:“我闻到了冒险的气味!”,相信就是这种感觉吧!

           谁知道,接下这趟旅程的邀请之后,各种活动的会议、聚会接踵而来。几乎让我喘不过气先是华文班会议、之后华文周筹备、与super senior交流、wooden house projectguard house project101编辑室迎新会、华文班“雪银天”迎新会、还有中秋筹备大召集。一看就知道一个星期的时间表就要塞满了,不怪乎身边的朋友都说我进太多组织了。或许吧!有一点进太多的感觉,尤其本人这科系的时间表挺忙的了,又同时加入这么多的活动,或许会把自己给累搞垮吧?于是问了同科系的学长学姐们。所幸的是,他们都表示第一年的第一个学期就是要尽情享受,不然到了下几个学期,就连要玩的时间也都没有了。当然,前提是要把时间给安排好,不然的话是很难兼顾学业的,这方面我正慢慢摸索,毕竟这学问必须靠自己领悟的,只有自己的时间表适合自己,别人的只适合别人。然而,有些东西还是必须马上完成的,眼下wooden house project的呈交时间就在下个星期一,还有很多会议要赶进度,必须在去峇株之前给搞定,不然去玩也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

行程具体化

            在启程去峇株的前两天下午,家诚突然告诉我说星期六当天必须加班至下午四点,之后再从新加坡赶来新山与我会合,问我有问题,当时我还求之不得呢!这样一来,我就有一整个早上的时间可以处理还没完成的工作,下午的时候再去找他,时间突然松多了,于是便答应了他,等他过到新山的kastam的时候我再去larkin车站与他会合。

晚上,茗伟突然拨电给我,问我和家诚是不是都在星期六当天去峇株,并问我们是几时出发。说真的,当时我就连营是几时开始结束的都不知道,当茗伟问我是否知道峇株的营是一日营,而且当我们到达当地时营会已经结束时,才不好意思地跟他说我不知道,只想到要去峇株玩罢了。再去向家诚确认,才知道原来家诚的计划就是要等营会结束后再去找峇株区的学记来玩。再跟茗伟说了一声,他说我们来的那两天他很忙,因此陪不到我们,只好叫我的朋友——雅栎来充当我们的导游。這樣一來,我俩的行程就越来越具体化了。

***

启程两三事

第二天早上,做了很多很多的准备工作,像是wooden house的,我用最快的速度将我的部分给做光,之后交给组员紫虹,剩下的就是等家诚下班来到新山罢了。等到四点,还以为家诚会拨电给我,好让我准备去搭巴士,谁知道等到五点多家诚突然拨电说他已经过了kastam了,只好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前去目的地。没想到,大学出外的巴士有够少咯!等了15分钟,才缓缓出现了一辆,之后去到大学城转巴士去新山市区,再从新山市区转巴士到larkin巴士总站。半途还看到了新柔长堤还有黄亚福街,心情超兴奋的叻!这样兜兜转转搞到我在7.20pm的时候才与家诚会合。实在是很对不起他啦!要他在这里等一小时多。询问详情后,我们买到了晚上八点的出发去峇株的车票。

一见到家诚,话匣子就马上打开了,在等待巴士启程到峇株的路上,我们聊了超多的事情。当然,全部都是关系学记的话题,从最新鲜火辣的“道歉书”,又回朔到培训营的点点滴滴,还有展望未来的想法。东南西北都绕了一大圈,总之就是要勾勒出并回味当年的时光。算算下,认识家诚已经有五年了,差不多每一年的大小学记活动都是陪他一起走过,根本就不像有届数之分。还是要感谢他,主要是因为如果没有他的年年坚持会培训营,相信我也不会年年回怡保。

巴士从larkin出发,不久之后就开到高速公路。开了挺长一段时间,之后在阿依淡出站,转西往峇株的方向前进。由于是夜晚的巴士,因此根本就看不到巴士以外的风景,除了跟家诚吹水之外,也没有什么可以做,但庆幸的是咱俩的默契十足,话题源源不绝,从新山到峇株几乎没有间断过。或许是我们俩都很健谈吧?

***

首尝销魂面

            开着开着,终于到了峇株的市区。才惊觉原来峇株是那么的大(峇株据说是全柔佛第二大的城市,仅次于新山),从我的观察中,在我们到巴士车站的路上就经过了三家购物商场,而且规模都挺不小哦!回想一下,怡保也就只有两家购物商场罢了,有略显寒酸的感觉,难道怡保在八十年代的经济萧条之后,尚未复苏到当年的繁华?巴士徐徐驶入市区,家诚拨电给峇株的朋友,她说要我们在Marrybrown下巴士,之后再与我们见面。而我也通知雅栎说我们会在那里下车,他接到后就说会立刻来找我们。

到达峇株巴士总站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了,此时的车站已渐渐寂静,附近的店铺正准备拉闸,工人们也开始回家,只剩下还在courts门口埋头忙做汉堡的大兄和默默等载客的车夫阿伯。路上不时汽车停在车站附近接取从外来的亲友,人烟慢慢稀少。我打量了周遭,发觉巴士总站位于旧市区,主要是因为殖民地建筑物在总站四处林立,路也比较窄,不像在其他道路的那么宽。下车不久,就等到了雅栎的车。好久没见到雅栎了,就算是他回来班台我们也都没有见面,他时常去德教会打羽毛球,而我是个运动白痴,又挺宅的,因此多次错过了与他见面的机会。这次能在峇株见到他也算是缘分一场吧!

首先我们先到当地的小食中心吃晚餐,没有错!是晚上11点的晚餐,雅栎介绍我们吃一道名字很有江湖味的食物——销魂面。爱搞笑的老板也说了几句江湖话,什么“黯然销魂”等等的,逗得我们在笑。销魂面并不是什么需要内功高强的人在能做出来的,就不过是块方便面罢了,面调上了特制带辣的酱料,在上头盖上了一个溏心煎蛋,再来两颗肉丸,这就是传说中的“销魂面”了。听说这面食很受食客们的热爱与追捧,因此雅栎强烈介绍我来这里的,相信这面在他的峇株美食记事簿也占有很大一席之地吧!别小看这面的食材简简单单,味道可是很奇妙的哦!面辣且带劲,吃了还想再吃,只不过为难了不吃辣的家诚,因为这面是越辣越好吃的,老板就是不肯减辣,他只得边吃边猛喝水。此外还喝了三色奶茶,就是牛奶,茶和糖浆合成的三层颜色的茶。其实没什么特别啦!还不是一杯奶茶。

***

抵营地,双方大吃惊

吃后,我们便前往所谓的一日营的营地,所幸雅栎懂得那里怎么去,不然双方要怎样指方向也不知道。这小学位于住宅区中心,因此要到学校的时候,必须经过住宅区。到达营地的时候是晚上1150分,我们向守门员示意之后就将车子驶入泊车位,就看到一些人在搬东搬西的,看起来很忙的样子。我们一下车就马上向他们打招呼:

“哈罗!你们是不是柔佛区学记啊?你们好啊!我们是霹雳区的,是来探班的。”

我是这样地回答。但没想到,他们的样子是错愕的!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有料到我们会来的样子。这就奇怪啦!家诚不是有跟那里的人联络过吗?原来说到底,我们其实只是认识柔记中的几个人罢了,相信是那些人没有跟其他人说我们回来的消息吧!结果就见到了看起来很像是领导这个活动的负责人,问他的届数,他回答了,但是我们还是算不出来,谁叫各区的学记成立年份都不同。而后我和家诚都见到了当时在全国营认识的两个学记——乌龟宁和幸福升。说真的我们就真的纯粹去见他们一面罢了,因为他们说其他区的柔记有很多已经会自己的家乡了,其他的人也将寄宿在峇株学记的家,因此将不会有人住在学校中。我们煩惱了,本以为我们可以寄宿在学校的课室里,可惜这希望破灭了。还好雅栎提议我们租一家很便宜的酒店当我们的落脚地,而他也将会陪我们一起睡,因为當時已经超过他回宿舍的时间。就这样我们就离开了学校,前后不超过10分钟,而真正交流的时间甚至只有5分钟。就这样,我们来峇株的最重要目的就结束了,本来还以为可以进行交流,谈谈各区的趣事等等的。哀哉!要怪就怪我们来错时间了。同时还挺委屈雅栎的啦!当时他是个局外人,完全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只能呆呆的等我们。

***

巧遇柔记打招呼

我们又回到车上,雅栎带我们去看看他学校的位置,沿途上他不断在介绍峇株的美食,还有什么好玩的景点等等。在这里呆了一两年,整个峇株都应该被他反转了吧!相信他也很享受这里的生活,不然怎么会介绍那么多东西要我们去试试啊!像之前住在实兆远,迄今我还是不知道那里除了海边和海岛之外还有什么好去处。兜了一圈之后我们就落脚在位于旧市区的一家旅店,酒店面前就是殖民地建筑物哦!(尽管是快要被拆了,令人惋惜!)酒店的收费是全峇株最便宜的,虽然设备不尽理想,但能让我们这些过客勉强宿一夜已算是不错了啦!在房间里,看看新加坡电视台,聊聊大家的近况,直到将近三点才肯入眠。

晚上并不睡得很好,有很多原因 ,最重要的因素是房子里的冷气太强了,再加上没有被单,搞得我和家诚整个人都是缩着睡的,怎样都睡不好。就这样翻翻覆覆,折腾到了早上九点起来开电视收看《郑和下西洋》,边看边思考,思考为什么新加坡政府要提倡华语,甚至要限制其他方言在电视中播出。紧接着的是《小叮当》,令人怀念的节目,尤其是以华语播出,更是格外亲切。看着看着,两家伙也醒了。一番梳洗之后,我们便启程吃早餐。雅栎带我们到离他们学校很近的咖啡店,那是一家华人咖啡店,他们时不时就会到那里吃东西,并表示那里的食物很不错吃。就在那里吃了卤肉饭,喝teh c,薄饼。很羡慕雅栎他们啊!随便就可以出外吃华人餐,不像我们这些没有交通工具的新大学生,天天吃马来饭,吃鸡肉,吃到怕。

圖說:在雅櫟學校附近一家茶室的鹵肉飯。飯挺特別的,沒吃過嘛!

 

 

 

 

 

再来就去BP Mall,其实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不就是平平常常罢了咯!也没什么好提起的,省略…最后我们就到水记炖品吃午餐,点了排骨炖汤,总之什么都要是猪肉就对了!不然回到大学,一“猪”难求。最后这“旅程”也快要进入尾声了。雅栎带我们回到巴士总站买车票。正当我们抵达巴士总站欲下车时,突然看到我们面前“灵鹿”车上的人向我们招手,我和家诚一时回不了神,不知道是谁向我们打招呼。直到他们把在全国营上所销售的“我爱学记”T-恤贴在车窗的时候,顿时茅塞顿开,急忙展开双手向他们打招呼,原来他们并没有忘记我们,虽然我们只是出现了短短的几分钟,但是至少他们还是对我们有印象的!没想到在这个时段我们还可以见到对方,相信这就是缘分吧!就这样看着他们的车子慢慢德消失在车海当中,事后想找回那辆汽车,只可惜再也见不到了,但这偶然的相遇,已成了我在峇株最甜美,最深刻,最珍贵的回忆,相信家诚也是一样吧?毕竟这都是超乎我们能想象的。


   圖說:峇株最有名的燉品——水記燉品。

 

 

 

 

 

***

下一站——27届培训营

下午四点,巴士驶出士古来出口,意味着这旅程已画上了句点。我在中途下车,并向家诚相约了今年十二月在学记培训营在相聚,希望大家都能回到原点聚首,再与一班“癫友”吹水。今次的旅程是一段没有计划的行程,就连来到的最大目的也只是进行了短短的十分钟,相信平常人不会因为那十分钟而千里迢迢远来峇株吧?我俩根本就是人来疯才会做这样的事,虽然我知道比起其他学记的疯狂事,我们只算是小case,但这种东西也只有我俩能做到吧?哈哈!家诚,年尾我等你!

 

*注:峇株是峇株巴辖(Batu Pahat)的简称,当地人都是这样称呼自己的家乡,因此想入乡随俗,利用峇株”来成为我的地名。


 

吃力于201084日笔

发奇想

来到工大之后好像每个星期都有出来玩,不知是件好事还是坏事,进了大学,玩的本性还是没有被去除掉,不禁想到将来的我是否还那么幼稚,那么贪玩。就大概说下在这里的出外行程吧!第一个星期,跟朋友到sutera mall之后参加pork dinner。第二个星期则全体到ulu tiramAkrab’10生活营,晚上还去Jusco麦记。第三个星期跟佛学去新山一日游,上个星期又和家诚去峇株玩。

                峇株这计划其实是在全国营的时候就开始萌发的想法。因为当时家诚已下到新加坡,而我也已经到新山来念书,其次在全国营的时候也认识了几个柔佛区学记,得知他们即将在峇株举行生活营。相信就在当时留下了伏笔,为我们此次的行程成为现实。虽说如此,但由于分隔两岸(算是两国),家诚难以与我联系,直到要出发的前一个星期,家诚再一次向我确认,问我当天是否得空,并决定了出发的时间,也就是当天的早上启程到峇株。决定之后,还很高兴的,主要原因是可以出去很远的地方玩了,呜呼!峇株离新山有百多公里叻!感觉上就好像出远门一样,不知不觉又有了一阵莫名的兴奋感。嘿嘿!就像是《海贼王》里路飞常常提到的:“我闻到了冒险的气味!”,相信就是这种感觉吧!

           谁知道,接下这趟旅程的邀请之后,各种活动的会议、聚会接踵而来。几乎让我喘不过气先是华文班会议、之后华文周筹备、与super senior交流、wooden house projectguard house project101编辑室迎新会、华文班“雪银天”迎新会、还有中秋筹备大召集。一看就知道一个星期的时间表就要塞满了,不怪乎身边的朋友都说我进太多组织了。或许吧!有一点进太多的感觉,尤其本人这科系的时间表挺忙的了,又同时加入这么多的活动,或许会把自己给累搞垮吧?于是问了同科系的学长学姐们。所幸的是,他们都表示第一年的第一个学期就是要尽情享受,不然到了下几个学期,就连要玩的时间也都没有了。当然,前提是要把时间给安排好,不然的话是很难兼顾学业的,这方面我正慢慢摸索,毕竟这学问必须靠自己领悟的,只有自己的时间表适合自己,别人的只适合别人。然而,有些东西还是必须马上完成的,眼下wooden house project的呈交时间就在下个星期一,还有很多会议要赶进度,必须在去峇株之前给搞定,不然去玩也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

行程具体化

                在启程去峇株的前两天下午,家诚突然告诉我说星期六当天必须加班至下午四点,之后再从新加坡赶来新山与我会合,问我有问题,当时我还求之不得呢!这样一来,我就有一整个早上的时间可以处理还没完成的工作,下午的时候再去找他,时间突然松多了,于是便答应了他,等他过到新山的kastam的时候我再去larkin车站与他会合。

晚上,茗伟突然拨电给我,问我和家诚是不是都在星期六当天去峇株,并问我们是几时出发。说真的,当时我就连营是几时开始结束的都不知道,当茗伟问我是否知道峇株的营是一日营,而且当我们到达当地时营会已经结束时,才不好意思地跟他说我不知道,只想到要去峇株玩罢了。再去向家诚确认,才知道原来家诚的计划就是要等营会结束后再去找峇株区的学记来玩。再跟茗伟说了一声,他说我们来的那两天他很忙,因此陪不到我们,只好叫我的朋友——雅栎来充当我们的导游。這樣一來,我俩的行程就越来越具体化了。 

***

启程两三事 

第二天早上,做了很多很多的准备工作,像是wooden house的,我用最快的速度将我的部分给做光,之后交给组员紫虹,剩下的就是等家诚下班来到新山罢了。等到四点,还以为家诚会拨电给我,好让我准备去搭巴士,谁知道等到五点多家诚突然拨电说他已经过了kastam了,只好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前去目的地。没想到,大学出外的巴士有够少咯!等了15分钟,才缓缓出现了一辆,之后去到大学城转巴士去新山市区,再从新山市区转巴士到larkin巴士总站。半途还看到了新柔长堤还有黄亚福街,心情超兴奋的叻!这样兜兜转转搞到我在7.20pm的时候才与家诚会合。实在是很对不起他啦!要他在这里等一小时多。询问详情后,我们买到了晚上八点的出发去峇株的车票。 

一见到家诚,话匣子就马上打开了,在等待巴士启程到峇株的路上,我们聊了超多的事情。当然,全部都是关系学记的话题,从最新鲜火辣的“道歉书”,又回朔到培训营的点点滴滴,还有展望未来的想法。东南西北都绕了一大圈,总之就是要勾勒出并回味当年的时光。算算下,认识家诚已经有五年了,差不多每一年的大小学记活动都是陪他一起走过,根本就不像有届数之分。还是要感谢他,主要是因为如果没有他的年年坚持会培训营,相信我也不会年年回怡保。 

巴士从larkin出发,不久之后就开到高速公路。开了挺长一段时间,之后在阿依淡出站,转西往峇株的方向前进。由于是夜晚的巴士,因此根本就看不到巴士以外的风景,除了跟家诚吹水之外,也没有什么可以做,但庆幸的是咱俩的默契十足,话题源源不绝,从新山到峇株几乎没有间断过。或许是我们俩都很健谈吧? 

***

首尝销魂面 

                开着开着,终于到了峇株的市区。才惊觉原来峇株是那么的大(峇株据说是全柔佛第二大的城市,仅次于新山),从我的观察中,在我们到巴士车站的路上就经过了三家购物商场,而且规模都挺不小哦!回想一下,怡保也就只有两家购物商场罢了,有略显寒酸的感觉,难道怡保在八十年代的经济萧条之后,尚未复苏到当年的繁华?巴士徐徐驶入市区,家诚拨电给峇株的朋友,她说要我们在Marrybrown下巴士,之后再与我们见面。而我也通知雅栎说我们会在那里下车,他接到后就说会立刻来找我们。 

到达峇株巴士总站的时候已是晚上十点了,此时的车站已渐渐寂静,附近的店铺正准备拉闸,工人们也开始回家,只剩下还在courts门口埋头忙做汉堡的大兄和默默等载客的车夫阿伯。路上不时汽车停在车站附近接取从外来的亲友,人烟慢慢稀少。我打量了周遭,发觉巴士总站位于旧市区,主要是因为殖民地建筑物在总站四处林立,路也比较窄,不像在其他道路的那么宽。下车不久,就等到了雅栎的车。好久没见到雅栎了,就算是他回来班台我们也都没有见面,他时常去德教会打羽毛球,而我是个运动白痴,又挺宅的,因此多次错过了与他见面的机会。这次能在峇株见到他也算是缘分一场吧! 

首先我们先到当地的小食中心吃晚餐,没有错!是晚上11点的晚餐,雅栎介绍我们吃一道名字很有江湖味的食物——销魂面。爱搞笑的老板也说了几句江湖话,什么“黯然销魂”等等的,逗得我们在笑。销魂面并不是什么需要内功高强的人在能做出来的,就不过是块方便面罢了,面调上了特制带辣的酱料,在上头盖上了一个溏心煎蛋,再来两颗肉丸,这就是传说中的“销魂面”了。听说这面食很受食客们的热爱与追捧,因此雅栎强烈介绍我来这里的,相信这面在他的峇株美食记事簿也占有很大一席之地吧!别小看这面的食材简简单单,味道可是很奇妙的哦!面辣且带劲,吃了还想再吃,只不过为难了不吃辣的家诚,因为这面是越辣越好吃的,老板就是不肯减辣,他只得边吃边猛喝水。此外还喝了三色奶茶,就是牛奶,茶和糖浆合成的三层颜色的茶。其实没什么特别啦!还不是一杯奶茶。 

***

抵营地,双方大吃惊 

吃后,我们便前往所谓的一日营的营地,所幸雅栎懂得那里怎么去,不然双方要怎样指方向也不知道。这小学位于住宅区中心,因此要到学校的时候,必须经过住宅区。到达营地的时候是晚上1150分,我们向守门员示意之后就将车子驶入泊车位,就看到一些人在搬东搬西的,看起来很忙的样子。我们一下车就马上向他们打招呼: 

“哈罗!你们是不是柔佛区学记啊?你们好啊!我们是霹雳区的,是来探班的。” 

我是这样地回答。但没想到,他们的样子是错愕的!看起来好像完全没有料到我们会来的样子。这就奇怪啦!家诚不是有跟那里的人联络过吗?原来说到底,我们其实只是认识柔记中的几个人罢了,相信是那些人没有跟其他人说我们回来的消息吧!结果就见到了看起来很像是领导这个活动的负责人,问他的届数,他回答了,但是我们还是算不出来,谁叫各区的学记成立年份都不同。而后我和家诚都见到了当时在全国营认识的两个学记——乌龟宁和幸福升。说真的我们就真的纯粹去见他们一面罢了,因为他们说其他区的柔记有很多已经会自己的家乡了,其他的人也将寄宿在峇株学记的家,因此将不会有人住在学校中。我们煩惱了,本以为我们可以寄宿在学校的课室里,可惜这希望破灭了。还好雅栎提议我们租一家很便宜的酒店当我们的落脚地,而他也将会陪我们一起睡,因为當時已经超过他回宿舍的时间。就这样我们就离开了学校,前后不超过10分钟,而真正交流的时间甚至只有5分钟。就这样,我们来峇株的最重要目的就结束了,本来还以为可以进行交流,谈谈各区的趣事等等的。哀哉!要怪就怪我们来错时间了。同时还挺委屈雅栎的啦!当时他是个局外人,完全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只能呆呆的等我们。 

***

巧遇柔记打招呼 

我们又回到车上,雅栎带我们去看看他学校的位置,沿途上他不断在介绍峇株的美食,还有什么好玩的景点等等。在这里呆了一两年,整个峇株都应该被他反转了吧!相信他也很享受这里的生活,不然怎么会介绍那么多东西要我们去试试啊!像之前住在实兆远,迄今我还是不知道那里除了海边和海岛之外还有什么好去处。兜了一圈之后我们就落脚在位于旧市区的一家旅店,酒店面前就是殖民地建筑物哦!(尽管是快要被拆了,令人惋惜!)酒店的收费是全峇株最便宜的,虽然设备不尽理想,但能让我们这些过客勉强宿一夜已算是不错了啦!在房间里,看看新加坡电视台,聊聊大家的近况,直到将近三点才肯入眠。 

晚上并不睡得很好,有很多原因 ,最重要的因素是房子里的冷气太强了,再加上没有被单,搞得我和家诚整个人都是缩着睡的,怎样都睡不好。就这样翻翻覆覆,折腾到了早上九点起来开电视收看《郑和下西洋》,边看边思考,思考为什么新加坡政府要提倡华语,甚至要限制其他方言在电视中播出。紧接着的是《小叮当》,令人怀念的节目,尤其是以华语播出,更是格外亲切。看着看着,两家伙也醒了。一番梳洗之后,我们便启程吃早餐。雅栎带我们到离他们学校很近的咖啡店,那是一家华人咖啡店,他们时不时就会到那里吃东西,并表示那里的食物很不错吃。就在那里吃了卤肉饭,喝teh c,薄饼。很羡慕雅栎他们啊!随便就可以出外吃华人餐,不像我们这些没有交通工具的新大学生,天天吃马来饭,吃鸡肉,吃到怕。 

再来就去BP Mall,其实里面没有什么东西,不就是平平常常罢了咯!也没什么好提起的,省略最后我们就到水记炖品吃午餐,点了排骨炖汤,总之什么都要是猪肉就对了!不然回到大学,一“猪”难求。最后这“旅程”也快要进入尾声了。雅栎带我们回到巴士总站买车票。正当我们抵达巴士总站欲下车时,突然看到我们面前“灵鹿车上的人向我们招手,我和家诚一时回不了神,不知道是谁向我们打招呼。直到他们把在全国营上所销售的“我爱学记”T-恤贴在车窗的时候,顿时茅塞顿开,急忙展开双手向他们打招呼,原来他们并没有忘记我们,虽然我们只是出现了短短的几分钟,但是至少他们还是对我们有印象的!没想到在这个时段我们还可以见到对方,相信这就是缘分吧!就这样看着他们的车子慢慢德消失在车海当中,事后想找回那辆汽车,只可惜再也见不到了,但这偶然的相遇,已成了我在峇株最甜美,最深刻,最珍贵的回忆,相信家诚也是一样吧?毕竟这都是超乎我们能想象的。 

***

下一站——27届培训营 

下午四点,巴士驶出士古来出口,意味着这旅程已画上了句点。我在中途下车,并向家诚相约了今年十二月在学记培训营在相聚,希望大家都能回到原点聚首,再与一班“癫友”吹水。今次的旅程是一段没有计划的行程,就连来到的最大目的也只是进行了短短的十分钟,相信平常人不会因为那十分钟而千里迢迢远来峇株吧?我俩根本就是人来疯才会做这样的事,虽然我知道比起其他学记的疯狂事,我们只算是小case,但这种东西也只有我俩能做到吧?哈哈!家诚,年尾我等你!

 

*注:峇株是峇株巴辖(Batu Pahat)的简称,当地人都是这样称呼自己的家乡,因此想入乡随俗,利用峇株来成为我的地名。 

 

吃力于201084号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rrard540 的頭像
gerrard540

"吃力"的吃力事

gerrard5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