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說寫出流水帳,確實有點難。首先是因為個人的句子構造很有問題,再來就是很多細節都會不經意的流失掉。當然我還是會嘗試寫,就憑藉著相片刹那的光影喚回我當時的記憶。

這今天主要是說對東京的印象,要說自己這一趟東京之旅像是劉姥姥進入大觀園一點也不為過。實在有太多東西跟我們熟悉的場景有出入,會大驚小怪是在所難免的。

街道

東京的街道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先進,除了一些主要的商業大廈或是辦公樓之外,許多生意都在不太起眼的店屋進行。成排的店屋,構成了東京市郊的景象。雖然電線都沒有埋在地底,但是整體看上去卻不缺整齊。最經典的還是東京街區的後巷,在很窄的小巷,仍然井井有條,一點垃圾都沒有,但我們在路上也幾次面臨找不到垃圾桶的窘境,甚至會猜想日本人到底是將垃圾藏到哪裡去了?結果有一次,大家在早上製造垃圾之後,收在背包,直到晚上才發現垃圾桶,再將早上的垃圾丟掉。

圖說:不說後巷,就連魚市場都走得不噁心,這兒的衛生真的是令人歎為觀止。

 

很多紅點

所謂的紅點,其實是高樓大廈上面閃爍的紅燈。忽閃忽滅的,整個東京都市仿佛都身處在若有似無的警惕之下。這些紅燈主要是爲了航空的用途,以便飛機在夜晚飛行的時候更安全,這也造就了東京現有的天際線。這也無所謂美還是不美,但一個人在在無聲的夜晚遙望著紅燈閃爍的城市,心裡應該無比惆悵寂寞吧?

圖說:這張照片的紅點還真難察覺。

 

地鐵印象

來到東京之後才知道新加坡和吉隆坡的鐵路系統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單算地鐵路線,還沒包括JR線、私鐵線、單軌火車等等,就已經不下十條,其中的中轉站更是多不勝數,根本是用龐大來形容的。也因為這些路線的營運公司不同,在搭車之前預設好最經濟或是最省時的路線完全是必要的,要不然用冤枉錢搭到去一個All Day Pass也可以到的地方,那就真的暗錘了。

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那麼龐大的公交系統竟然可以那麼準時。當時我們正趕著搭地鐵去羽田機場,行李登記時間還剩一個小時,而從淺草到羽田的時間也差不多要四十五分鐘左右,因此我們只能祈禱地鐵要準時抵達,并且還要保佑準時到達。不出所料,地鐵準時到了。接下來就看能否準時到站,不然登記時間一過,我們趕飛機的計劃將功虧一簣,有機上不得了。當時在車廂上的心情可說是忐忑不安啊!最後東京地鐵也不讓人失望,準時抵達羽田機場,我們也順利登機。能夠趕上我們的計劃,是因為地鐵不誤點的班次,我們得以冒成這一次險。

圖說:這種票根還真的跟數碼暴龍時代的一模一樣!

 

街牌

這應該是個人癖好問題,東京的街牌其實跟香港一樣那麼標誌性:一片長長的板,漢字由上而下列明地區名字、區號,旁邊外加英文名字,就是那麼簡單。在東京看街牌還算是滿靠譜的,通常在街頭和街尾的建築都會有,是直接貼在建築物的牆壁上的。而且當路口的建築成為臨時工地的時候,細心的日本人竟然還將街牌鑲嵌在工地圍板上!實在佩服他們對城市管理的認真。

圖說:位於東京一隅的街牌,個人超喜歡這張照片的,當時選照片當明信片的時候,這看似普通的照片竟成了我的首選。

 

飲料售賣機

來到日本之後的第一印象其實就是隨處看得到的自動售賣機,而且種類林林總總:冷飲、熱飲、啤酒、香煙等等,隨處走走總是會有意想不到的銷售機出現。不只是售賣機的種類多,裡頭的選擇更是琳琅滿目,不同公司的銷售機裡頭的飲料基本上也不太一樣。由於售賣機都是日文,基本上我只看得懂可樂,其他的要買只能靠蒙的。結果還給我們在寒夜裡蒙中暖人身心的罐裝紅豆湯,這也是在異國的一種樂趣吧?

 

圖說:銀座的飲料收買機,一字排開,

 

人滿為患

也許這是世界上各大都市的常態,只是相對來看馬來西亞的行人少得可憐,相信大多都塞在馬路上了吧?在東京比較重要的車站,來往的人潮更是絡繹不絕,像在澀谷、新宿、銀座、上野的商業區,越過行人道的人潮有夠壯觀,甚至還成為來東京必看的風景之一,我想這是政府始料未及的吧?比起洶湧的人潮,日本的車輛真的少得可憐,在市區幾乎都沒什麼看到有塞車,難以想像這國家是一個產車大國。人家產車是爲了外匯,自己倒是不太依賴汽車。

圖說:澀谷站前的十字路口。這是下午三點鐘,聽說已經算是很少人的情況了。

 

貨必對辦

東京的飲食店通常會將自家的食物變成幾可亂真的模型,擺放在店家門口做展示,比如滿滿材料的丼飯,或是有一隻超大隻炸蝦的天婦羅以便吸引顧客進來消費。最可喜的,還是捧上來的食物跟餐牌上,或是展覽品幾乎是一樣的,完全不會有本地常出現的“縮水”現象。先不說味道,單單看到與餐牌相符的食物,就已經感受到店家的誠意了。

圖說:好不好吃不知道,但是捧上來肯定跟圖上的有個八九分相似。

 

個個西裝

走在街上,只要是上班時間,身邊看到的人們個個都是西裝革履。相信這也是他們的一種文化,不管是在什麽季節、什麽氣溫,一副正式的西裝似乎是他們卸不下的“負擔”。可能是因为常穿的需要,大家都穿的很講究,西裝都是合身的,穿起來自然也非常帥氣。

 

女生不受寒

就在大夥被迎面襲來的寒風搞得哆嗦不斷的當兒,卻看見身旁的女孩在這個寒冬依然穿著短裙亮相出街,有些甚至是穿短裙的那種,不管是OL還是學生都無一例外,搞得我們弱不禁風似的。雖然我知道我們完全不能跟他們比,畢竟我們熱帶來的孩子是耐熱不勝寒,但還是會為他們能在近乎零攝氏度的情況下穿的那麼“暴露”而感到欽佩不已。

 

禮貌

不管你有沒有買東西,當你進入某某商店的時候,總會有人聽到人們給你歡迎和請安的聲音,讓你有種賓至如歸的感覺,但是略嫌他們的問候有點機械。我曾經不經意做了一個實驗,因為我個人會有向互望的人小點頭的習慣,因此走在便利店裡走的時候經過在店員的視線範圍,我就本能地向店員(鈴木先生)點頭了一下,怎知道他也向我點起頭來了,而且鞠躬還比我深的那種。我覺得應該回禮才對,於是再向他點了一次頭,他竟然又向我鞠了一次躬。這時我相信以他的禮數,假如我再鞠躬下去,他一定會繼續奉陪。因為怕再繼續鞠躬下去會沒完沒了,我只好以微笑來結束這一場“禮戰”。

 

能在外國大驚小怪其實是件蠻好的事情,至少證明了你有在比較當地與原鄉之間的差別。這或許不是最全面的,但也算是一種閱歷,也是在旅途中的一種樂趣。看回這些照片之後,真的有想回去日本的衝動呢!

 

 

吃力於201323日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rrard540 的頭像
gerrard540

"吃力"的吃力事

gerrard5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ah ChiinSam
  • 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他是‘铃木先生’?
  • 因為他的名卡上寫著他的名字嘛...
    尤其Suzuki這個名字給我留下很大的印象啊!

    gerrard540 於 2013/03/31 23:18 回覆

  • 勤
  • 看起來跟台灣很像!卻仍有其不同之處,真是微妙啊~~
  • 哈哈...毕竟台湾也是被日本统治过的,算是遗风吧?

    gerrard540 於 2013/04/01 00: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