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就很想去馬六甲參觀,在報章上,時常都有介紹馬六甲好玩的地方,尤其在星洲《副刊》或《星期天》版,時不時就有作家這些說馬六甲何其珍貴、獨特。尤其是歐陽珊,他是地地道道的馬六甲人,從她文字中可以感受到,他對著古城的愛惜與眷戀是十分深厚的,相信這就是他寫出《紅墻記》的原因吧!《紅墻記》裡頭所講述的是馬六甲政府在修建Menara Taming Sari 時,在工地發現紅墻的進展與行動。再來就是20087月多,馬六甲與檳聯合申遺成功,在杠龜兩次之后,在第三次終于被國際教科文組織收納為世界文化遺產。為了此事,我還高興了好幾天。但是,文化工作者的憂心也隨之在報紙上展現出來,什么“馬六假”,政府在圍墻遺址上“修復”圍墻,在河畔建造模仿中國麗江的水車等等。讓我更想早一點將所有東西先記在腦海中,恐怕將來要看的時候就只能在博物館參觀了。

曾經來過馬六甲兩次,一次是小六的畢業旅行。當時巴士抵馬六甲時,行程嚴重耽誤,因此校方只讓我們在古城門參觀參觀,再跑跑下,就啟程到亞羅牙也的A farmosa resortsafari了。當時就連紅屋也只能從巴士窗口往外望,只得走馬看花。而紅屋也就這樣在10++秒之內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你認為,參觀了古城門就算是到達過馬六甲了嗎?我不認為我到過。第二次,則是在去年12月,當時家人一時興起,就說要在早上啟程到云頂玩玩,誰知道上到云頂之后才知道一間空房都沒有,結果只好在山上草草“玩”了兩個小時,又下山去吉隆坡找表哥了。當晚,又計劃了去馬六甲的行程,由表哥帶路。第二天一早又出發了,正當要進入到市區心臟的時候,雨下的十分大,大得夸張,路邊的溝渠已經滿到溢出雨水來了。這景象不僅讓我想到2006年南馬大水災,深怕不能按時回家,只好U轉回到吉隆坡。那次的“旅程”只吃到馬六甲雞飯粒,你能說我到過馬六甲嗎?恕我不能茍同。

這一次的馬六甲行,也滿突兀的,因為我暫時沒有計劃想去馬六甲遊玩,尤其是上個星期才剛剛從峇株回來,一想休息,二想減少開銷。無奈!在新山這里的消費非常高,甚至有超越吉隆坡之嫌;在大學的生活什么都要錢,搞得我來往ATM機的次數都比身邊其他人來得多。但巧的是,中秋文資組將會和高層籌委一起到馬六甲一起進行考察,去尋找一些可以當作展覽的東西,而我就是文資組的組員之一,因此也有必要去那里進行考察。因此也顧不了錢的問題了,有此機會當然是求之不得啦!這正好圓了我嚮往馬六甲的夢想。組長雪琪唸出了當天的行程,搞得我有些興奮!因為我們要到達的地方,就是在古跡保留區的核心。或許能到達馬六甲古跡中心,對我而言才算是真正到達過那里吧?

***

                啟程當天,一番洗刷之后。就徒步走到車站集合,集合時間是早上7.00,因此我提早啟程。抵達車站時卻見不到一個熟人,還以為我記錯了地方。所幸2-3分鐘之后,佳明也來到了,這才讓我確信這裡就是集合地點。也可以轉過來說,我是最早到達那里的人,而我甚至比負責人還早到,或許是車站里我宿舍近吧?免談免談,不要再發牢騷了!

                在啟程到馬六甲的路上,除了玩一些無聊的自我介紹游戲(在大學里都介紹了不下20++次),之后就是自由時間,大多數人都爭取時間睡覺,而我則趕緊將去年買的《驚喜挪威》給啃完,不然身后還有很多很多的書等著我讀啊!尤其是《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慶幸的,最后的那幾十頁在路途上給它看完了,感覺上就像是下了一個車站,并準備搭上下一輛列車。《大江大海》,等我吧!

***                                                

                兩個半三個小時后,終于駛入了馬六甲市區。我們在紅屋的鐘樓底下下車,便開始了我們“徒步行甲市”的旅程。早上馬六甲剛剛被雨水洗禮一番,氣候格外清涼,也或許是還沒到中午的原因吧?因為多人都說馬六甲超級熱,相信今天會是適合步行的一天。大夥從紅屋步行進入雞場街(Jonker Street),鐘樓過到雞場街必須經過一座橋,橋下流的正是蜿蜒的馬六甲河。馬六甲河,難道就是那條曾經是區域乃至于世界上最熱鬧的交易市場的河流嗎?馬六甲皇朝曾經擁有過馬來西亞迄今也趕不上的繁華,馬六甲在當時可是赫赫有名的一個交易中心,以至于許多西方勢力想強制殖民的地方。由于地理位置極佳(位于東亞通往印度與西方世界的咽喉),因此在當時在本區域當中實在難以找到相同等級的地區可以與馬六甲相比。大學教科書上和<紅墻記>都提過,荷蘭人認為威尼斯的繁華與馬六甲是息息相關的,主要是因為威尼斯商人大多都是靠進口東南亞的香料而暴富,而馬六甲在當時就是香料的集中地,亦是貨物交換的地點。威尼斯商人正以低購高賣的手段牟取暴利,正是馬六甲提供了這個地方,讓全世界的人來這裡進行交易,所以這也是荷蘭人想統治馬六甲的理由。但是礙于美化工作,馬六甲的河岸被修成可散步的走廊,亦有提供游客遊馬六甲河的碼頭,不能想象當時叫賣聲此起彼落的聲音。雖然很多筆者都對感受不到這氣氛而感到惋惜,但我倒覺得還好,難不成我們要游客經過一座四周都是淤泥的橋嗎?歷史記載,當時還有許多pokok api-api指引商人們朝馬六甲的方向前去,那我們還要種這些樹嗎?相信經濟也不允許吧!要依據舊時代的布局來規范馬六甲,那么要拿哪世紀的好呢?14世紀還是18世紀?畢竟時代已經不同,而馬六甲也不再是當年的馬六甲了,很多東西都是在舊的基礎上建上新的東西,只要不太過分的話,我想我是可以接受的。

 

圖說:馬六甲的地標——鐘樓            圖說:馬六甲河畔,已不見當年的場景

***

                一進到雞場街,我們就到“和記雞飯店”吃雞飯粒。沒錯!就是表哥說“砍菜頭”的那家雞飯店,大夥被分成四臺,各叫各的,之后再一起買單。吃得并不是很飽,兩碟雞分九個人吃,而且八個人是男生,再加上不好意思吃太多,只好意思意思吃一點咯。和記雞飯店的東主『像』是很保護文化古跡的人,因為在他店上不時看到報紙貼著他對店屋所做的維修工作,希望他是真心想保留這些古老建筑物吧!畢竟這種店屋在其他國家乃至本地都很少見而保存下來的。醫了肚子,開始做正事咯!首先我們先到一家古色古香的茶館參觀,這茶館聽說是當年馬六甲甲必丹的住處,而目前是被雪琪的表姐經營成為茶館。裡頭像是一座博物館,還有播放《鄭和下西洋》的畫劇,讓大家更了解鄭和的故事,此外還有峇峇娘惹的介紹和甲必丹的事跡等等。仔細觀察之后才發覺這里的房子是又窄又長,而且是長到離譜的那種。表姐解釋說,那是因為當時的人們為了逃稅而發明的手法,原來當時的房屋稅是以家門的寬度來計算的,人們為了逃稅而加屋子給不斷的延伸,同時將門面給建窄點,如此一來他們繳的稅會少一點。就是說越有錢的人家他們家的門面就越寬,越窮的人就越窄,如此分辨出人的經濟能力還挺特別的。我們從后門出到下一個目的地,屋身實在是很長,聽說有些更長的約莫一百米的房子都有。其中表姐還說了為什么荷蘭人為什么每來馬六甲就要運磚塊來的故事,讓我聽的津津有味,原來那是因為要使船身變得更重,更穩,更安全于在大海中航行。

***

                從后門走出來后,我們走到“剪紙人家”的店裡學習剪紙。所有文資組的組員都必須剪出一個生肖的模型出來,我隨便跟女生們要了一張來剪,拿到了一張雞的模型,在老板簡單講解后,就迫不及待地剪了,恨不得能看到成品。但是事與愿違,原來剪紙是非常需要耐心,有些很大的邊邊角角我還能輕易地剪出來,但是有些在圖騰裡頭的小圈圈難度可高了,必須小心翼翼的將要剪的地方剪出一個小孔,再沿著記號慢慢的剪出洞來。像我這個手指超大,又粗枝大葉的人來說,剪紙根本就是一種折磨嘛!剪著剪著,突然聽到身邊的女生朋友說他們剪好了,更讓我心急,這時我的剪紙也就快要大功告成了,只剩中間的那一個高難度螺旋。當時不小心剪錯了一下,所幸當時察覺得早,臨時收手才免于剪斷重要部分的窘境。漸漸的,雞圖騰的雛形開始浮現,當我慢慢打開我的剪紙,很驚艷!兩只雞的圖案出現在我眼中,讓我有一度“是我剪的嗎?”的想法。問老板我的剪紙過不過關,他說了兩個字:“不錯!”可樂得我了,雖然我知道裡頭有安慰的成分,但是我已經很欣慰了。尤其是老板親口說雞是所有生肖當中最難剪的,而我正是剪最難的那個,能有這樣的成績已經很滿意了啦!身邊的朋友也一個一個剪出了他們手上的生肖剪紙,個個都做的很好。這些剪紙我們將會在中秋資料展當天展示出來,讓大家知道剪紙這門藝術,想挽救這些即將消失的文化藝術,身為大學生的我們也當出一份力,把它繼續傳承下去。

 

圖說:這就是我剪的雞圖騰

                剪完紙,我們到書法店兜了一圈,主要是因為店鋪空間過小,只能容下少數人在裡面參觀,而我們文資組的組員有這個榮幸獲得優先參觀的權利。只不過空間實在是太小了,因此我們也沒有逗留很久。我發現那家書法店就位于所謂的敦陳貞祿街(舊稱,荷蘭街),也就是新加坡電視劇《小娘惹》的主要場景,尤其那所大宅——目前是馬六甲峇峇娘惹博物館。可惜沒時間到那裡參觀,尤其入門費還不菲,要價RM8。回到相約的地點集合,無奈何有人耍大牌,就是要遲到,搞到我們早到的當傻瓜,癡癡地等他們,這點我極度不爽!白等他們許久之后,大夥才開始出發到全馬第一座寺廟——青云亭。青云亭是全馬最早的寺廟,大概在是在17世紀中葉開始建起來。本人不是一個很會研究古老建筑物的人,因此根本就不會從建筑風格當著略知此建筑的年份,所幸是有告示板闡述了青云亭的點點滴滴。我感興趣的是裡頭的神主牌當中的籍貫,每個人從唐山下來都有各自的籍貫,籍貫可謂是我們的根,是我們的緣由。無奈何的是當今身邊的朋友,十個有八個都不知道自己的籍貫,只知道自己是什么人罷了。

***

事后,去找午餐吃,大家分頭進行,總之要在指定的時間回來集合就是了。首先我們吃了馬六甲馳名的“煎蕊”(cendol)。馬六甲煎蕊的特別之處是在于所用的糖漿與外面的不同,此糖漿是以馬六甲獨有的馬六甲紅糖熬出來的,因此味道獨到,獨具風格。對我來說味道是不錯,只是嫌說椰漿濃了點,吃太多會膩。吃完了仍意猶未盡,便拉身邊的偉漢去吃娘惹叻沙。娘惹叻沙就是類似我們家咖喱面啦!裡頭的配料跟家鄉的十分相似,只是差沒有海鮮罷了。這種熟悉的味道,我吃得十分滿足。只是一點很奇怪,為什么會叫娘惹叻沙啊?或許娘惹叻沙就是娘惹創出來的,后來華人也學習他們的煮法,并冠上其他的名字(峇峇娘惹不用華語),以至于我有先入為主的觀念。林金城說過,叻沙(laksa)這個詞是源自梵文的laksha,原意是千計無數。馬來西亞將“千計無數”解釋為叻沙,僅僅在馬來西亞叻沙就可以分成很多種類。既有檳城叻沙和娘惹叻沙,馬來同胞的叻沙更是不盡其數,什么吉打叻沙,吉蘭丹叻沙,柔佛叻沙,北部叻沙……名稱不同,做法不同,味道當然也不同啦!由此可見,一個很小的國家,在多元種族的社會下,仍可創造出許多的不可能。相信這才是馬來西亞的laksha吧!

 

圖說:馬六甲的煎蕊和娘惹叻沙

***

                吃飽后就走到路口買土產,買得有些慚愧,由于只顧著省錢,結果土產只買了一包雞仔餅,根本就分不完全班,就連我自己都吃不到,或許有心就不要計較價錢啦!大夥由慢慢走回紅屋那裡,并參觀了政府在古跡原地所“建立”起來的“圍墻”。很明顯,那個“圍墻”看起來是政府修起來讓游客拍照似的,不然重建有何意義?更令人吃驚的是,真正的古跡——紅墻就在假圍墻的正下方,馬來西亞果然是什么都可以!又走了很長的一段路,終于到達了馬六甲的另一個主要古跡——古城門。說到古城門這個地方,根本就不期待,六年級曾經到過這裡,對她的影響只有兩個,爬山爬到喘,還有被老板砍掉10塊錢的紀念品(小時年幼無知)。原本不想爬上山的,但是主辦單位規定全部人都要上山。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上山咯!半途一直在跟嘉欣聊天,在山頂還不至于那麼悶。很幸運的發現了許多當年看不懂的東西。無奈!看不懂的還有很多,裡頭有很多字是用葡萄牙文及荷蘭文拼寫,當然看不懂。后來又是自由兼吃晚餐時間,我們一班在旺角喝飲料后,就前去“牛頓”吃晚餐,沒什么好介紹,因為不值得介紹。

 

圖說:殖民地建筑物的窗口                    圖說:殖民地建筑物一角  

 

圖說:麗江水車驚現在馬六甲河畔              圖說:遠處可見暫停營業的大馬眼

圖說:圣保羅教堂,位于古城門的山頂,迄今才知道為什么全部城墻都被毀了,英國只留下古城門,原來背后還是有史丹福.萊佛士的身影,他和另一位同僚極力阻止英國毀壞馬六甲城門,可惜并不成功,最后只成功留下古城門的正門。試想像一下,加入馬六甲城墻完全沒有被毀壞,那是多么壯觀的景觀啊!更可為馬六甲申請文化遺產加上好幾百分,只能說這一切都是利字當頭,為了利益而建起來的城墻;為了利益而被毀壞,為了利益而進行重修,這一切在不同的人種、國籍中產生同樣的事情。

                由于時間問題,我們不能回到雞場街吃馬六甲馳名食物之一——sate celup。算是一個遺憾,也可以當作是下次來馬六甲的理由吧!再次走到Menara Taming Sari去鳥瞰馬六甲市區的夜景。收費也不會很便宜,也是八塊錢,是我的話,我更情愿把那筆錢花在博物館那裡,畢竟那裡東西對我而言或許更有價值。等了兩輪,終于等到我們上旋轉臺了,全體做好之后,旋轉臺開始往上升,當時夜幕剛剛降臨,馬六甲市區都開起了路燈。最挑起我興趣的就是馬六甲政府所謂的“紅燈區”,不要要有遐想哦!“紅燈區”純粹就只是一個紅燈區,也就是說將雞場街那裡夜晚照明的燈泡全都將它變成紅燈泡。這樣一來整排店屋都呈紅彤彤的,像是從教堂那里開始延伸的紅屋。白天原本是以白色為墻色的店屋,到了晚上換上了新裝,抹上胭脂,在燈光朦朧的情況,乍看之下個個成了妙齡少女,展現她承載歷史背后的美麗。此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暫時停止營業的“大馬眼”了,其實早在下午就開始注意她了,也不知道為什么馬六甲政府要將她引進來馬六甲市。當時還不以為然,直到晚上才發覺事有蹊蹺,大馬眼沒亮燈。奇怪,聽說這東西挺“賺錢”的,為什么在這麼旺的季節里大馬眼的燈沒亮呢?問人之后,才知道來大馬眼暫時停止營業有一段時間了,而原因不詳。

***

                終于,我們走完了我們的行程。在巴士上,一將燈熄掉,不是有多少人已經開始打呼了。而我則睡不著,就開著歌哼哼唱唱地回到新山去。今次的馬六甲遊對我而言可以真的對別人說我到過馬六甲了,當然也見識到了所謂的“馬六假”。在網站上面有記者采訪當地居民,他們表示說只要政府不撥款給馬六甲就等于是對馬六甲古跡最好的禮物了。因為每當政府撥巨款與馬六甲的時候,甲政府將會利用那筆資金來制造“旅游景點”,目前最新的“景點”就是拿督黃燕燕所謂的“世遺公園”,就是拆掉原本的店屋并在原地建起來的公園。這不禁讓我想到“寒酸”的檳城,2008年檳城和馬六甲聯手申遺成功,尤其檳城的古跡區還大過馬六甲,卻是因為反對黨的州屬而導致該州領取的津貼少于馬六甲好幾倍。林冠英喊話也已經喊道喉嚨都沙啞了,但是政府依然無動于衷,雖然不表態,但誰也都知道那是因為朝野的糾紛。再次我想強調的就是,世界文化遺產是大家的,并不是個人的,只要是人類都有義務要去保護她,畢竟這是人類文明發展史上留下的寶貴遺產,并不是說你想創造能創造出來的。更何況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更有責任去捍衛她的存在。同時我也慶幸,檳城獲得的撥款不多,正由于撥款不多,旅游部才不能“躍躍欲試”地發展他的宏觀計劃,這些古老建筑物才幸免于被拆除的命運。要不然有錢的話,檳城不知會有多少個“假”了。當然,一天的馬六甲怎能滿足的了我呢?相信我吧!總有一天,我還會回來這個彈丸之地尋寶的!

26屆小學記,希望你們也能享受來馬六甲尋寶的過程咯!不要認為馬六甲不好玩,那是因為她的價值存在遠遠超越了玩的價值。實地考察加油!

 

吃力于2010814日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rrard540 的頭像
gerrard540

"吃力"的吃力事

gerrard5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iwi
  • 其实欧阳珊是星洲日报马六甲区的记者,赖碧清阿姨,也是甲区前负责人 :)
    satay celup你没有吃到真的很可惜哦!下次应该要去试一下..还有那个nyonya laksa跟其他的laksa是有不一样的,会有一种很奇怪的味道,因为他们会加一种酱下去..可能你们吃的那间不是正宗的nyonya吧...
  • 其實我也知道他就是《星洲》記者哦!還知道歐陽珊名字的由來,但她是甲區負責人我還是第一次聽過耶!是哦?nyonya laksa有獨特的味道?下次再試試看咯!

    gerrard540 於 2010/08/19 15: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