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裡偷閒, 趕快將這篇文章給記錄下來。

這段時間,時間依然很緊湊,忙課業就足以讓我頭爆,以至於無暇管理新春資料展的事物。對他們,我唯有致以萬二分的歉意。

或許是我優柔寡斷,以至於在這麼忙的日子我竟然還參與了兩天一夜的中秋培訓營。說我優柔寡斷主要是因為自己時常都拿不定主意,在內心總是掙扎,究竟是要還是不要,時常都考慮很久。中秋籌委是否應該還是不應該接受,在我腦海中已經盤旋已久。打從兩個星期前收到邀請短信,就已為此事而煩惱。心意不斷地在轉變,最後將自己推向了三岔口,迫使自己做出抉擇。

究竟應該朝向學術型還是活動型的道路呢?所謂的學術型,就類似那種寫稿、辯論、思考、閱讀的活動;而活動型就是辦活動,從中得到經驗以及『廢友』的活動。到底那一種才是真正的適合我?而我會更傾向哪裡呢?

其實我比較想選學術型,主要是覺得這種學術型的東西會比較偏向我想走的道路,而且可以學習到更多。誰不要啊?但另一邊廂,中秋也不失為一個好的活動,至少也可以培養自己的領導與協調能力。因此可以做出的結論是學術型是我的首選,活動型居次。

我一向都質疑自己的時間分配能力,時常被自己的行程給累垮。所以我預測自己是不能拿太多活動的,不然後果就是兩頭不到岸、雙面不討好。但因為我的優柔寡斷,結果將魚與熊掌都一同杠上了。

同時間拿著那麼多的活動是我十分不想看到的,畢竟我來這裡是爲了讀書,也設定了考試要要達到的目標。雖然目標設得不是很高,但是在活動爆滿,沒有時間讀書的情況下,我拿什麽時間來達到目標呢?我又不是一個天才,甚至說我連一個聰明人都不是。

最終還是硬著頭皮去了迪沙魯(DESARU)。當天早上還設錯鬧鐘睡不醒,所幸還是趕得及。一路上爭取時間,繼續啃著《馬來西亞:身份認同、文化於族群政治》,也就是那本很多人會問“做麼你會看這種書的?”還是“這種書好看咩?”的書。

巴士一路駛向東方,往東海岸前進,心裡很是興奮,只因為這是第一次來到東海岸,也就是說面向的大海不再是馬六甲海峽,而是浩瀚的南中國海。單單想到地理位置的轉變,就已經不由自主地興奮著了。

這趟路程好事一小時多,全歸功於駕駛技術神速的司機,半途上他簡直是在飛巴士,就連大家去廁所過晚也在喋喋不休,都不知是要趕著去做什麽。原本想在『臉書』上面發status的,怎知卻發不成,掃興極了!

經過KAMPUNG SEPANG(應該是隸屬迪沙魯的一個甘榜),路旁是一大片的茅草,茅草成的隨風搖曳,遠處隱約可見海岸線,四周不見人煙,是一個遠離喧囂的淨土。

一下車就走向海岸,滔滔的浪聲不絕於耳,涼快的海風直接向我撲來。啊!久違的迪沙魯啊!早從地方研究課本裡頭就見過妳的芳名,唯獨對你的印象也只停留在那優美、適合度假的名字而已。沒想過回來到這個這裡,而此時能來此地,是何等的緣分啊!

中秋俱樂部的學長們準備了一些小遊戲給我們玩,大家都玩得不亦樂乎,都挺享受的。玩了那個叫『協商』的遊戲之後,才發覺原來自己是老實的,很容易被人家牽著鼻子走,就連自己被佔便宜了還不知道啊!

大家還進行了討論難題環節,怎知道那強勁的海風不斷地在颳,在正午時分仍能感覺到寒意。於是轉移到一個離海岸較遠的地方,總算才解決了颳大風的問題。

來到這裡,不能不提這陣海風,這次我總算親生體會到東北季候風的威力了,這陣風可以從早颳到晚,再從晚颳到早,中間沒有半點停歇,而且風力都一樣強勁呢!是我孤陋寡聞,對第一次見識到一整天刮不停地風感到無比好奇。自小就出生在西海岸的我,從沒試過這種長時間保持強勁,連續性颳的風,至少在我家鄉是罕見的。原本以為晚上會吹陸風,至少沒那麼大吧?怎知道天暗了,風卻沒有絲毫轉向的趨勢,風仍舊從海面上颳過來,此時才驚覺現在正是東北季候風狂吹的月份,原來東北季候風登陸來馬的方式是如此強勁的。

打個比方,以當天的風速沒有改變的前提下,將這陣風颳在緯度更高的中國,此時的大陸應該是嚴寒隆冬了,氣溫肯定低得嚇人。幾天前報章上說到,中國南部省份的農作物大多都被凍壞,經濟損失慘重,不知那陣風是否已經來到了這裡?還是說這是我正在感受著這陣令人懊惱的北風?

長時間被風颳著,算算下,至少也被吹了20個小時。很冷之餘,頭髮被海風吹得硬邦邦的,整個人仿佛都被吹傻了。

再來談海,看見海的第一個印象,覺得海浪十分洶湧,以至於聽見的浪聲十分大。跟風一樣,沙沙聲從早上響起,直到第二天都沒停歇過。想一下,也對,無風不起浪嘛!

很多人都說迪沙魯位於東海岸,碧海藍天,沙灘是白而細的。但今日所身處的海灘除了藍天之外,其他的都與想像不符:那海水啊,挺渾濁的,難聽一句像我朋友所說,更像是三色奶茶;哪有白而細的沙啊?成天被大浪沖打,根本都不成沙灘,充其量只是沙堆。或許是我來錯時間吧?畢竟目前是風浪大的時候,海面情況是洶湧的。再不然就是這裡的沙灘原本就不漂亮咯!

比起大海的聲音,大夥更不能忍受的是那陣凜冽的強風。長時間被吹著,吹到幾個人都宣告生病了。

晚上,在強風相伴的情況下,大夥一起BBQ,吃得挺飽的,只是略嫌雞肉鹹了點。事後是進行面試。面試過程就不多說了,來來去去都是那樣,算是理所當然的事。只是我向他們強調了某些東西,但不知道他們是否聽在耳邊。

第二天早上,大家集合的時候,得知了自己的小組。我坦承,我十分失望,我實在是不知道爲什麽他們給了我這個第三選擇。主要是因為去年我都已經進入了該小組,而新春又進了工作性質類似的小組。很多朋友都對我進的小組百思不得其解,爲什麽偏偏我就是要進這些那麼冷門的小組呢?當時的想法是要學習東西,但是進了那麼多次,自己也想進一些比較新鮮的小組啊!總不能每次都呆在一隅孤芳自賞,做只井底之蛙吧?

跟很多朋友說我進了中秋的籌備小組,問他們我進了什麽小組。恭喜他們,他們都答對了,而且是百分之百!或許我在該小組是因為有那個實力,也可能是我已經有了經驗,所以他們才會有這樣的決定。但我不以為然,迄今我仍然對自己沒抱有信心,總覺得這個膽子挺重的,讓我沒有信心地將之搞好。

再來,爲什麽我不能拿我的第一選擇?是我能力不夠嗎?還是我不如人?他們還是沒有給我一個好的答案。可能有人說我那這個小組是實至名歸,認為我有那方面的知識就應該去“學以致用”的小組。關於這點我有異議,假如他們是正針對這點而將我送進這小組的話,我會很不滿。難道一個人擁有該方面的長處時,你們就能扼殺那個人的發展方向嗎?就剛好全體中就只有一個人略懂這些知識,你們就給他戴高帽?但卻不重視那人的意願,那個人會甘心嗎?

抱歉!或許是我的情緒太激動了,但這是我心中真真實實的寫照,那天其實也跟前組長談了許久,都是圍繞在爲什麽我會進入該小組的疑問。有一點問難她啦!畢竟是誰都不好回答我這個疑問。可能是我自己太貪心了吧?明明沒有那個本事,卻又覬覦高職位,沒那麼大的頭,卻帶那麼大的帽子。

面對大海,心中仍然被烏雲籠罩著。我努力找藉口,嘗試找理由,最終仍接下這份重擔。或許我進入小組,是爲了減輕他們的負擔的吧?畢竟我是“看”起來最適合進該小組的人選。但心裡迄今還是無法釋懷,還是放不下當天的名單。

不是說面對大海的時候,心裡會比較平靜的嗎?是因為我來的海灘是波濤洶湧的嗎?疾風吹向我,吹得我楞了。或許這樣才可暫時麻木我心中的感受,從而暫時麻木地去做目前我該做的事。

從海邊回來,亦有一段時間了,卻不知“麻木”何時才會消失。

其實迪沙魯的海邊也不是難看到不行,在晨光的襯托下,依然美麗,尤其是地面一灘像鏡子的海水。

 

吃力於2011126日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errard540 的頭像
gerrard540

"吃力"的吃力事

gerrard54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